<cite id="hdpt1"><video id="hdpt1"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hdpt1"><video id="hdpt1"><listing id="hdpt1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hdpt1"></menuitem>
<var id="hdpt1"></var><var id="hdpt1"></var>
<var id="hdpt1"></var> <cite id="hdpt1"></cite>
<var id="hdpt1"><strike id="hdpt1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dpt1"><strike id="hdpt1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dpt1"></var>
MSW教育中心
當前位置:首頁  MSW教育中心  學術與交流
讀書會——喬海霞《女性的貧困》
Publisher:胡孟琪  Time2018-05-29 View:31

2014年初,日本的公共電視臺NHK播出了一個紀錄片《看不見的明天:越來越嚴重的年輕女性之貧困》,紀錄片的內容被整理成《女性貧困》一書。

“我哪里還有什么理想,若硬說有的話,那就是想擺脫現有的困境,過不上不為吃穿發愁的日子吧!”這是一個十九歲女孩的心聲。她生長在一個貧困家庭,靠著時薪較高的早晚時段零工維持家用,同時還在函授高中讀書。

“結果是做什么收入都低。既然到哪里讀掙15萬日元,那么同樣的十五萬日元,和不停地換工作、干一天算一天的沒有稱謂的工作相比,我會選擇帶有‘幼師’這個稱謂的工作”。敏枝拼命攢學想成為幼師的理由,不是想擺脫貧困,而是獲得社會上的信用,這是臨時就業的單身媽媽們勉強能夠做到的。

“現在幾個月了?”“去做過孕檢嗎”“你男朋友呢?不接電話嗎?”電話里傳出的是女孩的聲音。問題很嚴重,岡田女士大概已經習慣接這種電話了吧,很平靜地打聽出想要了解的信息。岡田女士就是NPO組織“嬰兒籃”的負責人?!皨雰夯@”是一個非營利中介機構,它將懷孕卻無法撫養的女性生下的孩子介紹給想要孩子的夫婦收養。日本全國有十五家這樣的機構。大多數機構是在孩子出生后到醫院從母親那里抱走孩子。不同的是,“嬰兒籃”為懷孕的女性準備宿舍,一直到幫助她們到生完孩子為止。

“媽媽,我們是不是會窮一輩子”

“本科畢業又如何?其實助學金也是負債?!倍臍q的小愛談到。

“色情店成為救命稻草,這種工作工資高,如果女兒將來說想干這一行的話,我覺得我會同意”。二十一歲的小花說。

剛開始讀《女性貧困》這本書,首先看到這個題目,我內心是充滿了詫異的,因為在自己的認知結構里是沒有女性貧困這個概念的。潛意識覺得女性怎么會是被作為貧困的,現在的社會經濟自由、社會倡導女性獨立,女性是可以自己經濟獨立的;即使是農村一些沒上學的女性結了婚有丈夫養活自己,也不至于陷于貧困;單親母親也可以通過婚姻使自己免于貧困。整本書完整的讀完了,有兩種情感交織在自己心中,一是對日本底層女性生活的同情、無奈、憐憫;二是對自己不是這個社會的公民感到暗自慶幸。作為一名社會工作者,出于自己的專業使命很想幫助他們脫貧,但社會制度的不同、國家政策的不同等各種現實原因只能淪為有心無力的吶喊。希望她們更多的聲音能被聽到,社會合力幫助她們。

 


日本强奸乱伦视频在线播放_中文字幕乱码 电影在线观看_欧美变态亚洲另类